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【香港乱局如何被操控?】在香港示威者群组观察5个多月,我们发

隐私 时间:2019-12-15 编辑:诚信在线企业邮局 浏览:
香港修例风波持续半年多,从“和理非”演变为暴力示威,甚至不断向极端恐怖活动升级,这背后,是怎样的组织方式在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暴力活动?他们的活动规律和方式又是怎样的?而身在其中的年轻人,又是如何在一次次的暴力中,在如此严密的组织中,逐渐迷

  香港修例风波持续半年多,从“和理非”演变为暴力示威,甚至不断向极端恐怖活动升级,这背后,是怎样的组织方式在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暴力活动?他们的活动规律和方式又是怎样的?而身在其中的年轻人,又是如何在一次次的暴力中,在如此严密的组织中,逐渐迷失,将暴力变为目标,而不是途径,最终为了暴力而暴力?

  谭主的一位朋友,就在香港工作。修例风波以来,他经历了每一次暴力示威活动,目睹了香港遭遇的创伤。为了了解示威者如何组织活动的,他在不同的社交媒体群组中观察,发现了示威者的一些组织秘密。

  下面的文章是他经过五个月观察后写出的,也是希望,对暴力活动中的“勇武”派每多一点了解,也许就能更多理解,香港社会为何会撕裂至此。

  从6月底开始,我们匿名加入了由示威者建立的多个Telegram频道(相当于聊天群组)。

  据说这类频道有上百个,各频道目标及定位不同:有文宣组、哨兵组、资讯组、堵塞机场组、战术讨论组、被捕者援助组等等,每个群组少则千余人,多的有二三十万人。六个月来,许多互不相识的示威者就是被这样的群组连接起来,找到“手足”同行、互通各种信息、发起示威活动、筹集物资资金、学习制作汽油弹、探讨袭警战术等等。

  示威者说这次“修例风波”是“无领袖、无组织”的自发运动,但通过这几个月的调查,相比于“无组织”这种说法,用互联网形态下的“去中心化组织模式”来描述,或许更加贴切。

  什么是Telegram?

  Telegram是一款加密即时通信软件。相比于其他同类产品。Telegram最大的特色是他的“安全性”,能够实现端到端的加密通讯,第三方包括管理员等都无法访问用户的通信内容。此外,Telegram虽然是用手机号注册,但它允许用户隐藏注册手机号,有阅后即焚功能,频道无人数上限,可以指派多名管理员共同维护,还可以选择无管理员模式,这些特性能够让用户更好地躲过电子和通讯监管。

  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就曾建立多个Telegram频道,但此后被Telegram官方封闭。6月11日,“修例风波”之初,香港警方也曾以“串谋公众妨碍罪”逮捕一名Telegram群组管理员。如果说网络论坛“连登”是示威者发声的“公共广场”,Telegram各频道就是将这些声音和意见逐一落实的“实战小组”。

  “哨兵组”最活跃 单日发出数万消息

  8月初那段时间,“勇武”战术从对峙转为“快闪”,他们不再追求占据街区与警方对峙,而是“遍地开花”,在多个街区同时搞破坏,一旦警方出动就立即散去,让警方疲于奔命。这种“快闪”战术靠的就是即时信息沟通,“哨兵组”的作用在此时凸显。

【香港乱局如何被操控?】在香港示威者群组观察5个多月,我们发

  每到周末,有大型示威游行这天,Telegram上最活跃的就是哨兵频道。我们加入的一个“哨兵主频道”,人数高达28万,最多时一天可能有数万条消息。频道内各示威者即时将自己所掌握的各类信息,尤其是警方在各区的动态反馈到群组,以便身在前线的“手足”、尤其是一线“勇武”掌握,顺利撤退。

  管理员会反复提醒“爆料教学”,即发送消息的统一格式:“时间、地点、人物/目标、事件、图片”,时间需为24小时制,人物/目标分为“狗(示威者对警察的蔑称)、车辆、可疑人士(如便衣警察等)”,事件则统一为“落地、布防、推进、举旗、开枪、清场”等警方行动术语,最后再配上自拍图片。

【香港乱局如何被操控?】在香港示威者群组观察5个多月,我们发

  一则有效的哨兵爆料消息就可能是这样的:“尖沙咀弥敦道 美丽华商场外 50绿狗 落地及布防”。翻译过来就是:在尖沙咀弥敦道美丽华商场外,有50个身穿绿色制服的警察,来到当地布防。

  “文宣组”最高效 迅速占据舆论阵地

  10月1日晚,国庆当天,一名18岁激进示威者近距离袭击警员,警方被迫开枪。事件刚刚发生,文宣频道内就已经有人制作海报图案,“黑警杀人”、“近距离实弹”、“这颗子弹,射穿了香港人的心”等一批制作精良的图文产品迅速出炉,立即出现在各社交媒体平台,在警方发布之前迅速占领舆论场。而这些图文完全是夸大其辞甚至是凭空捏造的。

  11月24日,区议会选举当天,中午不到,网上就流传一张图片,上面显示在18区中建制派票数均处于领先地位。这其实是示威者的一个文宣陷阱,希望以此错误信息误导不少支持建制派的选民,让他们误以为建制派已稳操胜券,因此就不必再去投票。

  几个月来,示威者的强大文宣力量,在以年轻人为主的各类社交平台上显示出极强的生命力和动员能力。在香港采访报道的记者大多都有一种感受,示威者、或者说反对派的文宣产品,高效、生动,至少在香港本地,效果远胜建制派和内地媒体。看到铺天盖地的“警察还眼”、“831太子站死人”等假消息的宣传,很多人就会信以为真,反而认为警方的辟谣是在掩饰真相。

  12月5日,我们在文宣频道内看到一则招聘启事,标明为“海外文宣组第三期培训班”,招募岗位包括:中英文新闻编辑、中英文翻译、Instagram和Telegram管理员、图片设计、视频编辑等,并注明其工作主要是将香港的消息翻译后发到海外。

【香港乱局如何被操控?】在香港示威者群组观察5个多月,我们发

  从这则招聘启事就不难看出,出现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,包括街头所谓“连侬墙”等张贴的大量海报文案,从“反送中”、“五大诉求”到“时代革命”、“愿荣光归香港”等等,目标明确、层层递进,都是有专人来组织的。

  “战术讨论组”:示威者的网上训练营

  水魔法师、火魔法师、结界师……看到这些名字,不要以为这是网络游戏名词,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“勇武”分工:水魔法是腐蚀性液体攻击,火魔法是汽油弹等易燃品攻击,结界师则代指各类路障和陷阱。